中国牌照网 - 汽车牌照 - 牌照交易 - 牌照拍卖 - 私牌 - 摇号 - 竞价 - 上海车牌网 - 上海牌照网 -车牌拍卖

[ 陕西]选G88C88车牌被索8万靓号费 陕西公安厅介入调查(图)

交管12123软件显示,汤先生选中车牌号“G88C88”。汤先生手机截图

 

以为自己“幸运”,在手机软件上预选上一副号码为“G88C88”的车牌,陕西省安康市汤先生去车管所办手续时,却被告知要收8万元“靓号费”。安康市车管所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吉祥号牌按照数字不同收取2万到8万的不等费用,依据的是2005年的一份会议纪要。律师表示此举并无法律依据,属于违规征收。目前,安康市物价局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

7月22日,安康市汤先生新购一辆私家车,在手机上下载一款交管12123软件,提交了身份证、机动车车架号、发动机号以及购车发票号等手续后,从20个车牌号中,预选了一副号码为“陕G88C88”的车牌。

7月25日,汤先生到安康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办理手续,工作人员告知他,号牌属于吉祥号,必须缴纳8万元费用才能办理。也可以弃号,但只能在车管所大厅重新选号。

安康市车管所副所长闫西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所谓吉祥号牌,就是5位数中有4个号码相同,收费也仅仅针对的是这些吉祥号牌。

吉祥号牌中,汤先生选的“陕G88C88”收费最高,为8万元,而办理类似“陕G99×99”的车牌收费5万元,其他的吉祥号牌收费为2万元。

“当时已经告知当事人,如果他弃号重选,这个号码作为垃圾号将回收并由省交警总队管理,3年内其他人也不会选上。”闫西鹏说道。

汤先生认为,自己在使用手机软件选号时,系统并未告知这个号牌需要交8万元。汤先生拒绝缴费,也没有弃号重新选号。他表示不准备进行行政复议或者上诉,“还是希望车管所能给市民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陕西省公安厅交警总队的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已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结果出来后会公示。

“靓号”车牌收费是否有依据

当地称依据2005年会议纪要;费用最终纳入财政

交管12123手机软件,全称是“公安部互联网交通安全综合服务管理平台”。记者下载该软件实名注册后开通账号,界面显示,可以在该平台进行车检预约、办牌办证、违法处理等服务。

安康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警务保障科科长屈小泉告诉新京报记者,交管12123软件于去年底进行试点,各项业务正在完善中。目前,网上只是预选车牌,最终还是要到车管所办理手续。

“这个软件是省公安厅统一设置安装的,我们没有权限更改,更没有办法设置缴费提示,或者把靓号预留下来。”屈小泉认为,市民可能存在误解,以为在软件上选上吉祥号码,就应该是他的,其实“靓号”是一直需要缴费的。

对于“靓号”的收费依据,屈小泉称,2005年,在安康市政府主导下,市财政局和交警支队开了一个会,形成的会议纪要中制定了这样一个收费标准。基于政策的延续性,实施至今。

“收取的费用最终会纳入市财政,直接上缴国库。”屈小泉补充道。

收费是否经物价部门审批

当地物价局工作人员称“不在规定内的收费不能擅自审批”

车管所的“靓号”收费是否经过物价局的审批,对此,安康市物价局的工作人员回复新京报记者称,“不清楚,应该没有。”

她表示,具体情况物价局相关科室仍在调查。“一般来说,收费项目的实施要按照国家规定的收费目录,不在规定内的收费,我们不能擅自进行审批。”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律师常莎表示,根据《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审批管理暂行办法》中规定,收费项目实行中央和省两级审批制度。

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及其财政、价格主管部门按照国家规定权限审批管理收费项目。除国务院和省级政府及其财政、价格主管部门外,其他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以及省级以下(包括计划单列市和副省级省会城市)均无权审批。

此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管理条例》第三十六条,对行政性收费、事业性收费,物价部门应根据国家的价格方针、政策进行管理和监督,并会同有关部门核定收费标准。

“收费无法律依据,属违规征收”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表示,靓号费的收取没有法律依据,属于违规征收行为,当事人可以选择对该具体行政行为向本级政府或者上级机关行政复议,或者直接提起行政诉讼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根据我国立法法的相关规定:在法律适用中,为了实际操作方便,下级机关对上级机关制定的规章制度可以进行解释、细化,增加其可操作性,并不能增加、减少、曲解上级的规章制度,不得加重相对人的义务,限制其权利。否则即是与上位法冲突,属于无效的规定。

车管所工作人员称征收“靓号费”有法律依据。但是该“法律依据”显然是在上位法的基础上增加征收税款的规定,该项规定自然无效。同时,工作人员只是说有“会议纪要”,但是不便出示。这种说辞显然也不合法。因为,行政机关在做出具体行政行为时应当说明做出该行为的法律依据,不说明法律依据的即是该行政行为存在瑕疵,程序上不合法。

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邱宝昌认为,当地幸运号车牌收费,既没有经过地方立法,也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只是几个人坐在一起拍脑门决定,容易滋生权利的滥用和腐败。对于行政收费,应该有严格的程序,对于车牌号所得的费用,是否用于公共事业,都存在疑问。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胡颖廉建议,应该真正从制度层面制定一个规范体系,如果市民想要这种靓号,在这个体系下,进行拍卖,确定竞价标准,进行收费。“如果说市民已经在网络上预选得到,前期没有任何提醒和公示,再说要收费,显然不合适”。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Z-BlogPHP 1.5.1 Zero Theme By 爱墙纸

版权所有 (C) 中国牌照网 2017 沪ICP备0909340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8020010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