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牌照网 - 汽车牌照 - 牌照交易 - 牌照拍卖 - 私牌 - 摇号 - 竞价 - 上海车牌网 - 上海牌照网 -车牌拍卖

[上海]沪BX出租车全揭秘

    开车的时候,喜欢听电台节目“渠成热线”,喜欢他那缜密的思维和流利的口才。他主持的“渠成热线”是一档投诉节目。有一次有一位女士投诉出租车绕路的问题,听说她乘坐的是一辆沪BX打头的出租车时,渠成与该女士有一段精彩对话如下:

   渠成:“你是上海人吗,怎么会去坐沪BX打头的出租车?”女士:“我也知道坐出租车要挑选强生、大众品牌,但当时浦东机场是排队上车的,正好轮到我坐这部车。”

   渠成:“当然,我也不是说沪BX打头的出租车完全不能坐,沪BX打头的出租车也有好的,不过,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选择沪BX打头的出租车的。”

   渠成的这种观念其实代表了许多白领乘客的思想。在上海,坐出租车要挑选强生、大众、锦江、巴士、海博等五大骨干出租车企业品牌的车,几乎已是社会共识。

   锣鼓听声,听话听音,单凭主持人渠成一进一退的两句话,果然是一位智者。那么,沪BX打头的出租车究竟为什么让渠成颇有微词的呢?要说到这是为什么呢?恐怕还得从沪BX的来龙去脉说起。各位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十多年前上海滩,由于出租汽车严重不足,因此,残疾车、黄鱼车的生意非常红火,从事这部分工作的许多都是“二劳人员”和失业者等社会闲散人员。缺乏约束和管理,他们往往还欺行霸市,严重影响交通安全和市容市貌。

    他们任意改装残疾人用车,有的改装车甚至可以乘坐五、六个人,一些人将人力三轮货车(上海人称之为黄鱼车)装上马达,漆成黄颜色,据说是街道里弄照顾困难群体而特批的,甚至还像模像样的写上编号和监督电话。

   由于是非法营运,因此哄抬运价宰客现象屡禁不止,更有甚者,连骗带抢。就这样,一些老少边穷地区的老百姓还爱坐这些问题车,有一次在中宁路江苏方向长途汽车站,一对小夫妻,到武宁新村,也就一公里左右,坐我的桑塔纳只要10元钱,任凭我怎么劝他们都怯怯地不肯坐,却去和黄鱼车讨价还价,最后以25元价格成交。估计这些单纯的乡亲们想当然以为:黄鱼车一定比桑塔纳便宜,至少在民风淳朴的他们家乡这就是自然法则。

    为了提升改革开放后的上海形象,市政府决定出重拳治理这些非法营运的残疾车、黄鱼车。但又人性化的考虑到他们的实际生活困难。因此采取取缔和收编并举的方针政策。一方面把所有非法营运的残疾车、黄鱼车坚决彻底地销毁,同时对非法营运的从业人员采取给出路的收编。

    这些散兵游勇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市政府当初设想的是利用出租汽车五大骨干企业都成立“货的”公司来吸收这一万名身体条件符合驾驶员要求的人。为此,市政府和五大骨干企业都花费了重金和精力,准备接纳这些散兵游勇,给予他们免费培训。这件事充分体现了市政府和五大骨干企业崇高的社会责任感。当时来看,应该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双赢举措。

    这一万人的散兵游勇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长期以来无拘无束惯了,对于被改编他们从一开始便举棋不定。开“货的”对他们来说,好比鸟枪换炮,升级之后又能够驾轻就熟地重操旧业,本该是做梦娶媳妇求之不得的好事呀!

    令人料想不到的是,他们并不领市政府这个大手笔的情,反对的理由很简单,开“货的”可以,但是不进出租汽车五大骨干企业,不干公司“货的”要干个体“货的”。散兵游勇们就这样和市政府针锋相对的僵持不下。

    市政府是下了决心的,政策已经明了,为了便于日后对这些野马实现有效管理,必须的,全部整编到五大骨干企业,原则不容谈判。几个回合下来,散兵游勇们眼看政府决心坚如磐石,人心逐步松动了,前后大约半年时间,已经有七千人纷纷选择投靠五大骨干企业开“货的”。仿佛一夜间,上海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五大出租车企业的“货的”,这在当时,绝对是上海滩一抹靓丽地风景线。

    这七千人在与企业签订合同前,曾经得到的斩钉截铁的承诺是,所有的散兵游勇接受整编是唯一的康庄大道,政府的耐心是有限度的,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

    话说这七千人被整编后,还剩下的三千条“好汉”是隔三差五的到市政府上访,理由是要吃饭,要凭自己的双手干个体“货的”。他们甚至在深更半夜也聚集在人民大道200号门前,还不时的吼上几嗓子:“要吃饭,要工作。”

    他们的这种软磨硬泡居然慢慢的起了作用,几个月后,他们竟然闹成功了,三千人全部成了个体“货的”司机。这让那被整编的七千人非常懊恼和郁闷。其实啊,这七千人的懊恼和郁闷才刚刚开始。

    再说这三千名个体“货的”司机。由于出租汽车叫车难问题逐步得到缓解,尤其是七千人被整编的大公司“货的”司机牢牢地占领了有限的货运市场。个体“货的”司机的日子确实也每况愈下。

    中国有一句俗话,叫做穷则思变,个体“货的”司机眼看山穷水尽疑无路,便把眼光转向客运市场,他们通过北蔡汽车改装厂,纷纷把0.6吨小“货的”改装成轿车模样,虽然依然保持二厢车规格,但是当时有些客运出租车就是原厂的二厢车,因此,改装“货的”往往很容易鱼目混珠。一些不熟悉车辆的乘客,往往把这些改装过的“货的”当成正规出租车,直到发现他们的计价方式与出租车不同,还因为车辆性质还是货运车辆不能上高架道路和所有禁止货车通行的路段,才发觉其中猫腻和不便。

    当大家差不多都能识别这种貌似出租车的改装“货的”时,这三千名个体“货的”司机的生计又一次受到考验,他们又一次开始闹事,到交通管理部门要求给他们的改装“货的”上高架道路的便利。这样的要求理所当然地被有关部门拒绝。

    于是,2004年开始,他们又开始到市政府信访办公室上访,理由是货运市场没有生意,不足于他们养家糊口,他们强烈要求开客运出租车。好几天晚上,他们把大批“货的”和改装“货的”停在人民大道200号市政府门口,敲着脸盆敲着碗,要求“生存吃饭”。最严重的时候,还点燃废旧轮胎。

    他们的要求明显超过政府有关部门的底线。因为上海早在1995年已经宣布,在可以预期的未来一段时期,客运出租车原则上是一辆也不发展,何况他们这三千辆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自从上海停止发放出租车号牌之后,出租车牌照便成了稀缺资源,转让费用从1995年的三万元起,一路上扬,截至“货的”司机闹事时,一块出租车牌照已经卖到三十万元,当时就有许多个体“的哥”就在转让他们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取得的沪AX打头的牌照。当年我们“上强公司”总经理张国权就多次放言:如果有门路或有线索提供转让出租车牌照的,有多少我们接受多少,任何“的哥”如果促成牌照转让成功的一律有重奖。

    当时我们广大“的哥”几乎一致认为,他们这种“货”转“客”的无理要求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世界上的许多事情就是这样不可思议,曾经斩钉截铁的放言一辆出租车也不会批准的上海,居然会最后同意三千辆“货的”全部转为“客的”。

    只是给出了一些小小限制,规定五年内不得转让买卖,本人必须亲自经营等等。为了和原有的个体出租车牌照沪AX有所区别,还给他们特批了沪BX打头的出租汽车专用号码。为此我曾经和一些与他们师出同门的当年散兵游勇今天在五大出租车企业开“货的”的“的哥”交流过,看到当年的同门兄弟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个体“的哥”,光是那块出租车牌照价值就在40万元以上,那些当年听话的孩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连连说到:“钉子户总是占便宜,能哭会闹的孩子有奶吃啊!”

    五年内不得转让买卖其实倒让沪BX拥有者提升了资产价值,仅仅四年后,每块出租车牌照价格已飙升至五十万了,现在沪BX也已经解禁,可以自由买卖转让了,沪AX牌照大约还有将近三千辆,从去年起沪AX车辆如果更新,也逐步换发沪BX牌照。由此可见,沪BX与沪AX今天已经没有区别了。今天你看到的沪BX之后号码比较大的应该已经是沪AX转换过来的了。

    最近随机调查了几位沪BX“的哥”,发现他们都是从牌照拥有者那里以三千元价格租牌照经营的,显然,沪BX牌照拥有者们不但无需自己经营,还不急于转让牌照,理由当然是他们继续看好出租车牌照未来升值空间,有权威人士推测,出租车牌照作为稀缺资源未来将达到八十万人民币以上。

    这真正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沪BX的拥有者们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当年仅仅为生存和温饱踏黄鱼车穿街走巷非法营运的散兵游勇们,会有如此辉煌的结果!只是这块大馅饼决不是无缘无故的从天而降的,沪BX的故事再一次印证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自然法则!

    本是同根生的一万多散兵游勇,七千大企业“的哥”每个月起早贪黑拼命工作挣三千元,三千沪BX即使每天休息着同样能够拿三千元,并且还有预期价值八十万的牌照资产。这正是:同根生;不同命,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上图:本是同根生的一万多散兵游勇,七千大企业“的哥”每个月起早贪黑拼命工作挣三千元,

上图为强生“货的”。

上图:本是同根生的一万多散兵游勇,三千沪BX即使每天休息着同样能够拿三千元,并且还有预期价值八十万的牌照资产。这正是:同根生;不同命,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部分“沪BX”车辆存在着车况差、车辆脏、拒载等问题,服务质量投诉率一直居高不下,不少乘客不愿意搭乘“沪BX”出租车。2007年3月26日,上海举行“擦亮城市窗口,塑造个体出租汽车形象”创建活动启动仪式,振星出租汽车管理公司400多名沪BX出租车“的哥”、个体出租汽车工商户和驾驶员郑重向社会作出个性化服务承诺。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改变公众对挂“沪BX”牌照出租车的不良印象。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Z-BlogPHP 1.5.1 Zero Theme By 爱墙纸

版权所有 (C) 中国牌照网 2017 沪ICP备0909340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802001050号